教會新裝修及堂慶蛋糕製作

以色列之旅2017年6月旅程第七天

2017-06-16

遊走以色列來到第七天 之 曠野~

今天的行程主要是遊走兩個地方,特色都是一片荒涼曠野。



第一站,來到St George Monastery
這個St George Monastery位於猶大曠野,由於這區域都是山區加曠野,要找到這地方,實在不容易,因此我們一開始就去錯了地方,落車看看,真是一片荒涼,一滴水也看不見,植物也極少,景像實在震撼!聖經好多地方提及曠野,來到以色列親眼看見才真真正正知道曠野是如何!

雖然我們少少迷路了,但下車後遇到本地人,所以問了問路,於是我們再次起程,終於來到St George Monastery。

位處猶大曠野的St George Monastery,現今仍有修士住的,我們都不能想像他們過著何等刻苦的生活呀!牧師說主耶穌受浸後到曠野四十天就是在這類的環境了。主耶穌竟能在這種環境四十天不吃不喝,相信這真是一個神蹟來的。在這種環境,不吃還可以,但不喝水是不可能生存的。在這曠野,真能體會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而是靠神口裏所說的每一句話。
大約公元四世紀時,即君士坦丁大帝把基督教成立為國教之一的時間,就開始有了沙漠教父,因而有了這St George Monastery。
上面的建築物就是St George Monastery

因為當時教會已開始敗壞了,教會已跟世界連結在一齊, 已到了腐敗地步,因此沙漠教父選擇退隱到曠野,一方面是與世界隔絕,另一方面,他們想到,耶穌也是來到曠野受試探,轉化自己的生命,所以他們更想來到曠野,一個能轉化生命的地方。加上神帶祂的子民四十年在曠野,神也是希望藉著這樣,苦練他們,以致他們能知道,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而是靠神口裏說的每一句說話。

那為什麼選址在這?這裏是約但河以東。相傳這裏就是以利亞在列王記上17章所說,他若不禱告,天就必不降露不下雨,然後便到了約但河東的溪邊躲藏的地方,所以沙漠教父就選擇了這裏。我們若不來這裏,實在很難明白主耶穌在曠野的時候是怎樣過每天,更不能理解為何說以色列民在曠野四十年是苦練!以往我們總會覺得以色列民會埋怨是很差的,若是我們就不會了,不過來到曠野後,我們實在不敢再有這自高的想法,若是我們要在這裏生活,四小時都可能埋怨了!

第二站,我們來到Qumran昆蘭
在主耶穌時代,有三大派,分別是法利賽黨(教師、文士),撒都該黨(祭司掌管聖殿)及愛色尼人Essenes。愛色尼人是退隱到沙漠的,因為他們覺得撒都該人是腐敗的,羅馬政權是透過他們統治猶大的,而法利賽人則假冒為善,因此他們決定退隱,過修士生活。

他們的生活都很艱苦的,而他們等候的,就是teacher of righteousness(他們不是叫彌賽亞的),他們覺得自己是屬於神,是分別為聖的,不會與撒都該人及法利賽人混在一起。過著修士的生活,要潔淨自己的心靈,所以他們很看重每天都要清潔身體。他們都是自給自足,一回來就要沖身潔淨自己(所以四處都是ritual bath),然後便一同吃簡單食物,再一同讀聖經。他們也很著重經文,因為那是神的話語,摩西曾跟以色列人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而是靠神口裏說的每一句話。

Qumran昆蘭這地方就是發現死海古卷的地方。愛色尼人很看重聖經的,因此他們會不停抄聖經。我們現在看的聖經版本,是公元1000年才確立現在的版本,即是說有些經卷是被納入聖經內,有些是沒有納入聖經內的。要知道當時每個經卷的作者如保羅、但以理、約翰等,也沒有想過這書卷就是新約或舊約第幾卷書,反而是後來有一個組織商討哪些經卷會納入聖經內的。而當發現死海古卷時,它是如此重要,因為它幾乎有齊所有希伯來文聖經經卷!而估計大約公元七十年左右,當羅馬大軍攻陷聖殿後,他們就急急忙忙的把抄好的經卷收藏在大瓶中,再收藏在山洞中,為要保存神的話語,所以死海古卷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聖經版本。例如七十士譯本,它是希臘文的,但七十士譯本用作翻譯的希伯來文版本卻已不見了,所以發現了死海古卷是很轟動,很珍貴的,因為這些古卷與確立的版本相差近一千年,當中若有不清楚的,也可參考死海古卷的。
這山洞就應該是發現死海古卷的地方

很多後人覺得以賽亞書及但以理書是後人冒充而寫的,但發現死海古卷時,這兩卷書也頗為完整的。而當比較死海古卷發現的以賽亞書及一千年後的以賽亞書版本的差異是很少的,也可見猶太人是很小心的抄寫的!
手抄都可以這樣整齊,可以想像多麼認真!

第三站,皇宮二號晚餐
今晚的晚餐,我們移步到皇宮二號晚餐,繼續是豐盛的晚宴,感謝天父、同工及弟兄姊妹:

很喜歡我們的大合照,一個大家庭的晚餐^^

好似油畫咁~